当前位置:巴彦文苑
文苑人气榜

王树人

人气: 5274

李广臣

人气: 1838

孙玉章

人气: 410

警 喻

人气: 407

wangshuren

人气: 249

作者:王树人时间:2017/3/30 浏览数:24991

原载哈尔滨《生活报》2017326

 

妻子卢亚复帮我实现了“文学梦”

 

王树人

 

2013917(农历八月十三)下午115分,是我一生中最悲痛的时刻,因为就在这一刻时,年仅67岁,本该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的我敬爱的妻子卢亚复,因得了不治之症,虽然经过15个月的全力救治和精心护理,但却不幸病逝。当时,面对着安祥地躺卧在她所有亲人眼前的我敬爱的妻子,我在悲痛之中默默说的是:“大姐啊,我今生娶你为妻,使我感到十二万分幸运和幸福!”(我的妻子卢亚复比我年长1岁。平常只有我俩在家的时候,她总管我叫“老弟”,我一直称她为“大姐。”)

我敬爱的妻子卢亚复,作为贤妻良母,在和我共同生活开始后,就把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展现得淋漓尽致。她孝敬父母,她关爱儿孙,她和我的所有弟弟妹妹和睦相处,并起到了“长嫂为母”的作用。我敬爱的妻子虽然是我的家庭生活的支柱,但她又无愧于“人类灵魂工程师”的光荣称号。在19899月首届评选全国优秀教师时,她就榜上有名(见图),这在乡镇中学是极为少有的。在这里,我不想述说我敬爱的妻子卢亚复是怎样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,只是讲述几件她帮我实现了“文学梦”的往事,来表达我对她的敬爱,因为如果没有我敬爱的妻子卢亚复对我的关爱,作为一个乡镇中学教师,我是不可能在业余时间埋头写作,在中央级省市级160多家报刊上发表了4000多篇(首)诗文,并被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接纳为会员的。

我是经人介绍在1971625日与毕业于阿城师范学校的卢亚复结为伉俪的。婚后,我敬爱的妻子卢亚复被调到巴彦县兴隆镇的文化小学(后来改叫兴隆二中)任教。19725月,我于呼兰师范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兴隆镇内的兴隆中学工作后,在我和我敬爱的妻子恩恩爱爱地生活着的时候,每天晚上下班后,她对我说的几乎都是:“你要是感觉到疲劳了,就躺到炕上好好休息休息;要是觉得还能看书写作,那你就去看书或者去写点什么。屋里屋外的啥活也不用你干,我一个人全包了。”就这样,我的妻子每天下班回到家里后,都要忙里忙外地“操劳”一两个小时,等她熄灯睡觉时,有时我还在“创作”,因为我要想动手干点什么活,她都是要不高兴的。

19743月,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的我,把自己在乡下劳动期间写的那些“诗”和后来写的一些诗进行了十分认真地修改,整理成了一部名为《革命大路》的诗集,并不知“天高地厚”地把诗集寄给了全国最大的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。同年98日,我收到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现代文学编辑部“诗歌散文组”寄来的退稿和“退稿信”。“退稿信”写道:“王树人同志:……现将原稿寄还给你,望你继续努力,认真学习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,不断提高思想水平和艺术表现能力。……”于是,我就按照“退稿信”上的“指点”,用“革命样板戏”的“创作经验”,即“三突出”的创作原则,把退回来的诗稿改了又改,可就在我基本改完了,就要最后定稿时,这部耗了我近两年心血的诗集,就随着“四人帮”的被粉碎,而成了“历史资料”。面对着这样的“残酷事实”,我敬爱的妻子卢亚复怕我从此“消沉”下去而不再写作,就开导我说:“你在‘文革’时期按那个时期的要求来进行‘创作’,是正常的,因为咱们作为‘小人物’,是不可能有‘先知先觉’的。就算是练笔了吧。今后你可不能就此‘辍笔’的,坚持下去肯定是能前途光明的。”

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,在上要赡养老父老母,下要供儿子念书的情况下,我敬爱的妻子为了给我买书,总是节衣缩食地安排家庭生活。星期天我俩上街,最先去的地方都是新华书店,她每次必定要按照我的挑选给我买一大捆子书。久而久之,我见她一件像样的衣服也不买,把除了安排必要的家庭生活后剩下的“余钱”都用来给我买书了,就对她说:“书咱不买了。你也应该买几件像样的衣服穿了。年轻的时候要是不穿点赶时髦的衣服,等再过几年上了年纪,就想穿也不能穿了。”可她却说:“漂亮不漂亮不在穿啥衣服。当老师的要是穿得花里胡哨的,咋给学生上课?虽说我这个数学教师不懂文学,但我却知道杜甫的两句诗,就是‘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’,你不多读书,是很难‘下笔如有神’的。再说了,咱买的书,我也看啊!”我知道她的话前一半是“托词”,因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年轻女人有几个是不爱打扮的?作为丈夫,面对着家中书架上妻子年复一年给我买回的书籍,我对妻子的敬意在心中油然而生。

1995年在“电脑”还没有普及到各个家庭的时候,我敬爱的妻子听说用“电脑”能“打字”写文章后,就决定给我买一台“电脑”。我当时说:“一台‘电脑’好几千块钱。我都用笔写惯了,等以后‘电脑’降价了再买吧。”可我敬爱的妻子却说:“你写文章要想发表就得寄给编辑看。这就像老师批阅学生的试卷一样,第一眼看的是卷面,如果卷面的字迹潦草或不整洁,是不会给阅卷的老师留下好印象的。如果有了‘电脑’,把‘打字稿’给编辑寄去或发去,产生的效果肯定会比‘手写稿’要好的。”就这样,我敬爱的妻子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,“派”儿子和他的老叔去哈尔滨花5000多元买回了一台“电脑”。我在学校的“微机室”学会了“打电脑”,开始用“电脑”写文章后,感到确实比在写字台上“爬格子”好多了。家里有了“电脑”后不久,当我要教妻子怎样“打电脑”时,妻子说的是:“咱家的‘电脑’是专为你写文章用的。我这个总当班主任的天天得早去晚归,回到家里还得忙家务,这辈子是不会‘打电脑’的。看着你用‘电脑’写的文章发表了,我干多少活都不累,都高兴。”就这样,我敬爱的妻子直至病逝也不会“打电脑”。

得了不治之症后仍想着我的写作。我敬爱的妻子卢亚复是2012612日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接受手术治疗的。我敬爱的妻子在手术后和化疗间隔期间,凡在家躺在床上输液后,当我坐在床边要陪陪她时,她都要我到客厅里去打电脑写作,说的几乎都是:“我有病这么长时间,你从哈尔滨到家里,一直照料我了,得少发表多少诗文啊!真是拖累你了!”我说的是:“看你说的,你我是恩爱夫妻,你有病我照料你这是天经地义的。在我同你相识后到共同生活的这许许多多年里,要是没有你作为咱家的支柱,我能啥事也不管,专心搞创作,发表那么多诗文吗?”在我敬爱的妻子临终的前三天,当她已经预感到自己就要离开我到另一个世界时,泣不成声地对我说:“可惜的是我却要先你而去了。苍天啊,你为什么不让我与我最爱的人白头偕老啊!”我边给她擦着泪水边哭着说:“你还会活下去的,能多活一天是一天。以后我会给你写信的,就当你是外出旅游去了。”

在我敬爱的妻子卢亚复病逝后的三年多的时间里,因我在一直怀念她的同时,也没有忘记说要给她写信的话,故特写此文。我虽然是无神论者,但却相信她在天堂里是一定能看到的。我敬爱的妻子卢亚复,当你在天堂里看到这篇文章时,我还要告诉你的是:我已经出版了三部共计120多万字的书籍;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是怎样帮我实现了“文学梦”的;今后我在自己照顾好自己的同时,会时时怀念你的;你永远活在我的心中!

(作者附言:此为原稿。发表时文章标题被改动,采取的是记者采访,作者讲述的形式。)

用户评论
发表评论
输入字符长度请小于200